《商洛日报》、《陕西日报》支持/新闻投稿:(0914)2312746 地址:城关街道商中路24号 电邮:slagri@foxmail.com

商洛农业网_商新网_商洛新闻网-商洛新闻门户

“孟美岐吴宣仪脱团” 背后的“青春控制战”

2018-08-13 09:51:09     来源:新浪网     作者:张小林

  成名容易成团难 视频网站与经纪公司争夺话语权
  “孟美岐吴宣仪脱团” 背后的“青春控制战”

  理想主义者认为,出现矛盾时如果利益相关方都能识大体顾大局,各让一步,就能共创美好未来了。但现实的情况是,在一个刚刚起步、各方面都存在问题的行业中,地盘是抢出来的,规则是打出来的,谁也不想退,谁也不能退,你退了可能意味着成全了别人,牺牲了自己。

  成团仅仅40天的“火箭少女”不得不面临拆团的风险。8月9日,女团中的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三人及经纪公司乐华娱乐、麦锐娱乐发布联合“脱团声明”,以“双团并行被拒绝”“工作强度大”“管理独断专行”为由,单方宣布与火箭少女运营公司周天公司终止合作。

  当日晚间,火箭少女101女团经纪公司海南周天娱乐有限公司发声明回怼称,拥有在火箭少女101女团成团后两年内独家、全权代表女团全部11人在任何国家或地区安排演艺事业工作和活动的权利。要求两家公司继续履行合作合同,声明还驳斥了所谓“超负荷的不合理工作安排”“长时间忍受着伤痛的折磨”等指责失实。  

  “脱团”事件的当事人孟美岐与吴宣仪,2016年曾作为中韩女子组合——“宇宙少女”的成员在韩国出道。这支有3位中国人和10位韩国人的大型女子组合,由韩国新兴娱乐公司StarShip与中国乐华娱乐公司合作推出,但在韩国由三大社(SM、JYP、YG)统治着的女团战场上,“宇宙少女”并未受到太多关注。不过,在今年腾讯视频制作的《创造101》中,两人所向披靡,最终以第一名和第二名成绩出道,另外一位“脱团者”张紫宁则是第五名。由此可见,三人对于“火箭少女”的重要性。

  “火箭”还没起飞 “火箭头”先被拆了

  在保证成团的问题上,腾讯视频其实已经做到了“防患于未然”。今年5月,腾讯视频综艺业务部总经理兼企鹅影视副总裁马延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明确保证:“这个女团成员将与原有经纪公司签订割裂式的合约,保证11人团的团体活动。也就是说11人成团后,未来两年全约签在企鹅影视,不能参加原公司其他团和原所在团体的活动。”

  6月23日晚,从40家经纪公司、101位参赛选手中票选出的11位女孩,坐上粉丝们众筹上千万元“打造”的宝座,以“火箭少女101”(简称“火箭少女”)的组合名出道。紧接着,她们便开始连夜练习,第二天11人全员亮相湖南卫视《毕业歌会》完成了出道首秀。按照规划,她们日后的行程将排满了团综、发歌、网剧、见面会以及广告代言……女团的前景可谓一片光明。然而,不和谐之声很快传来。原定于7月11日晚召开的成团发布会被无限期推迟,还有黄牛在退票款时声称“火箭少女”已经解散,以后不会一起活动了。

  新浪娱乐的长篇报道《火箭少女“消失”前!独家揭秘她们出道20天里的困惑》中,透露了发布会推迟前两天发生的片段:7月8日晚,几位“火箭”成员的原经纪公司以带女孩“做头发”“做指甲”为名,分别将她们接走,后未再送回宿舍。7月9日,女团中有8家女孩所属原经纪公司同腾讯方代表进行了新的合约谈判。

  有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也曾经说起“推迟原因”,“企鹅影视、哇唧唧哇(负责女团运营)的分成比例太大了,所以经纪公司闹得这么厉害,才会导致成团的发布会不得不取消。”

  谈判的结果外界不得而知,但从“火箭少女”的活动判断,情况一度好转。7月12日,团综《火箭少女101研究所》上线;7月22日,火箭少女全员11人亮相成团后的第一个商演;7月24日,“火箭少女”以腾讯视频代言人的身份拍摄的广告片曝光;7月27日,电影《西虹市首富》上映,“火箭少女”为影片演唱了主题曲《卡路里》MV随之走红; 7月29日,《创造101》C位出道、此次“脱团”当事人之一的孟美岐参加腾讯新闻举办的《星空演讲》。按照计划,8月18日,“火箭少女”将发布首张音乐专辑……

  然而,就在大家认为短暂波折之后,“火箭少女”将一飞冲天时,团队核心零件却被拆了。即便如此,在接受采访时,腾讯视频表示8月18日的发布会仍将继续:“我们做的是女团而不是个人,不会因为谁的缺席而不开。”

  合同的问题非中国独有

  不只《创造101》,爱奇艺打造的《偶像练习生》也是“成名容易成团难”。今年4月,这档节目选出的九人男子组合NINE PERCENT出道,但出道后,范丞丞、朱正廷和Justin并未参加太多团体活动,反而与乐华其他练习生组成“乐华七子”上各种通告。

  这个情况并不是中国独有,《创造101》的原版节目《Produce101》也曾栽过跟头。2016年,韩国最著名的网络商业频道Mnet推出了第一个“经纪公司企划女团”的女团出道选拔计划——《Produce101》。节目从101名来自不同经纪公司的女练习生中选出前11名,组成“女子组合IOI”,由YMC娱乐公司负责经纪活动,进行为期一年的团体活动。

  出道后,这个团体也遇到了相似的麻烦。2016年5月IOI成员郑采妍回到原所属的DIA组合;同一时间,IOI成员金世正和康美娜所属的JellyFish娱乐公司宣布推出含有这两位成员的女子组合“GUGUDAN”;IOI成员俞琏静在2016年7月宣布加入StarShip娱乐公司旗下的“宇宙少女”,并在8月发行迷你专辑《THE SECRET》。被拆分的IOI只能以7人小队进行活动。

  有鉴于此,节目第二季《Produce202》启动时,YMC娱乐直接要求与经纪公司签署协议,杜绝双重组合活动的现象再次发生。

  国产偶像市场的“冰与火”

  《Produce202》已经在合同方面“亡羊补牢”,得到其中全部秘籍的《创造101》自然不会在这方面再吃亏上当。更何况,在国内,视频网站的选秀节目几乎是偶像经纪发展的唯一出路,这让视频网站拥有更大的话语权。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乐华娱乐、麦锐娱乐为什么还敢公然与视频网站翻脸?

  一切都与中国偶像产业的现实有关。2013年前后,吴亦凡、鹿晗、黄子韬、张艺兴为代表的EXO中国成员回国发展,迅速蹿升为国内商业价值最高的代表性人物,随后本土制造的TFBOYS以及SNH48也为大众展示了偶像团体市场的强大潜力。

  嗅到机会的玩家接连入场。有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市场上共有近40个组合出道。2017年,这个数字翻了一倍。这还不算虽未出道但已开始预热圈粉的团体。每位从业者都幻想着复制“归国四子”或者TFBOYS的神话。市场看上去也能支撑这个神话。有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市场的用户粉丝已经达到了4.7亿,到了2020年中国偶像产业将创造下一个千亿级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