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农业网_商新网_商洛新闻网-商洛新闻门户

美欧正处在秘密战争状态 特朗普在等待时机

2018-09-06 08:24:29     来源:人民网     作者:张小林

  原标题:美国与欧洲正处在秘密战争状态

  特朗普在等待时机。一旦时机成熟,特朗普将会毫不犹豫地对欧洲发动“颜色革命”,以帮助欧洲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治势力”上台执政。我们一直以为,“颜色革命”是美国用于“意识形态敌对国家”的手段。其实并不尽然。“颜色革命”同样也被用来对付美国的盟国,特别是当美国需要进一步控制盟国的时候。

  班农代言

  今年7月份,特朗普总统的前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造访欧洲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治势力时,接受了意大利记者萨瓦尼(Gianluca Savoini)的采访。萨瓦尼是意大利政府内政部长、执政党“北方联盟”总书 记萨尔维 尼的政治顾问。

  他问班农:“北方联盟和五星运动党、尤其是萨尔维 尼部长遭到国际强大势力的批评,世界权势集团(establishment,原文是斜体字,显然,这个词已经有了一个特定的含意,我们能够透过字面理解其实质所指吗?)的代表们,特别是乔治索罗斯,向他大肆倾泻怒火。你对意大利内政部长有何忠告?”

  班农回答说:“对于欧洲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党和政府来说,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布鲁塞尔(即欧盟,笔者注),而是索罗斯资助、控制的非政府组织(NGO)和他们的媒体,这些媒体是反自由信息的真正工具。每个欧洲民族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都必须清晰地认清他们的敌人。”

特朗普与班农 本文图片均来自新民周刊

特朗普与班农 本文图片均来自新民周刊

  为什么我不断地引用班农的话?因为这是唯一用相对比较明确的语言来解释特朗普政策、同时又比较接近特朗普的人。确实,班农已经被“赶”出了白宫。但此事是非常蹊跷、令人疑窦丛生的。

  班农于2017年7月进入政府。当时他就说,他准备在白宫干一年。一年后他辞职了,“为了更好地在政府外为特朗普服务。”他说。然后我们就看到他和特朗普因一本书而起了争执。于是,班农与特朗普的关系成了一个谜。

  但班农自己说,他一直与特朗普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而且定期地通电话。与此同时,根据我们“听其言、观其行”的原则分析,班农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在为特朗普的政策服务。所以,我宁肯相信他离开政府是为了推行一些特朗普非常想推动、但却不适合用官方身份来推动的事情。

  比如特朗普访问英国时,班农“恰好”就在伦敦的一家五星酒店里展开一系列活动。什么活动?欧美主流媒体讳莫如深。我们只知道他在伦敦会见了接踵而至的欧洲各国极右翼政客,并与他们进行密谈。

  后来还是美国极右翼网站Daily Beast采访班农时,班农自己透露,欧洲之行的目的,就是要借2019年欧盟议会选举之机,教会欧洲极右翼如何像特朗普一样赢选举、如何像英国一样走向“脱欧”、如何在欧洲内部各国的选举中极右翼像匈牙利、意大利那样上台执政、使欧洲重新恢复成一个一个的民族国家,最终使欧盟像苏联一样自动解体。这样对特朗普总统而言才是最有利的支持!

  我们很难想象一个白宫官员敢于到欧洲来明目张胆地推动这样的事。 班农在欧洲创立了一个基金会,名叫“运动(Le Mouvement)”基金会,总部设立在欧盟“首都”布鲁塞尔;基金会将至少雇佣十余名专家,专门为欧洲极右翼政党提供民意调查、提供政策建议、提供形象传播方式,甚至将提供支持极右翼候选人的相应机构,以便欧洲极右翼政治力量赢得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事实上,在班农看来,匈牙利、意大利等选出极右翼(或偏向极右翼)政治力量上台的国家,已经登上了“特朗普号”民族大船,成为反全球化的生力军。“

  意大利能做到的事,在欧洲其他国家都有可能做到。”班农信心十足地说,他的目标就是与金融投机家索罗斯针锋相对。众所周知,索罗斯在欧洲也有一个基金会——“开放社会”基金会,其宗旨是全力支持全球化。索罗斯对移民和难民问题的支持立场充分表明了他对全球化的态度。班农表示,他的“运动”将“反其道而行之”。

索罗斯

索罗斯

  所以,当班农直截了当地将他口中的“杰出的魔鬼”索罗斯描述成以特朗普为首的“民族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的敌人、而索罗斯也告诫欧洲人,特朗普是欧盟最大的危险时,我们可以看出,欧美之间、以及特朗普所代表的产业资本和索罗斯所象征的金融跨国资本的矛盾已经非常尖锐。

  而其中的关键就是全球化。我们要特别注意的是,西方政界、舆论界和学术界有一整套非常隐晦的术语,专门指鹿为马、指桑话槐;我们必须学会既听懂语面含义,也听出话外之音。我们都知道,从特朗普参选美国总统大选伊始,索罗斯就代表着美国金融资本出面激烈反对。索罗斯甚至拿出了大量金钱支持所有反对特朗普的人,特别是希拉里克林顿。直到今天,无论是在美国国内还是在国际上,所有反对特朗普的背后都有他的影子。

  近年来索罗斯一直在欧洲活动,就是因为看到金融资本在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中受挫,于是便将“大本营”转移至欧洲。法国和德国大选都曾有过选出“反全球化”“黑天鹅”式的政治人物的危险,正是索罗斯支持的金融力量力挺法国的马克龙,使之顺利当选,因而法国目前已经成为支持全球化的中坚力量;马克龙总统也成为支持全球化的象征性人物。

马克龙

马克龙

  特朗普无法公开说的话,班农已经明确地说了出来。其实特朗普批评默克尔、讥讽马克龙、对北约军费向欧洲盟国施加空前压力,也都已经非常充分地体现了特朗普对欧盟的看法。而特朗普直接将欧盟指为“敌人”时,更是清晰地表明,西方内部的重大利益分歧已经达到如此严重的程度,以至于支持和反对全球化的两支力量正在进行着殊死搏斗。我们不能忘记,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在西方内部首先打起来的;而且是在已经出现了苏联这样一个共产主义国家的情况下,在西方内部打起来的!

  特朗普频频“退群”的 真正理由

  为什么全球化会导致美国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利益分配出现矛盾呢?为什么这一矛盾会转变成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战呢?这就要从全球化的源头说起了。但缘于篇幅,本文不可能详述。但我们可以从全球化对美国产业资本带来的冲击进行分析,进而理解为什么特朗普最主要的敌人是“全球化”,并理解特朗普对中国发动的可能是战术上的攻击,而在私底下积极酝酿的,则是针对金融跨国资本的战略性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