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日报》、《陕西日报》支持/新闻投稿:(0914)2312746 地址:城关街道商中路24号 电邮:slagri@foxmail.com

商洛农业网_商新网_商洛新闻网-商洛新闻门户

喂奶分手都找警察 基层民警亟须“减负”

2018-08-13 12:10:14     来源:中国网     作者:张小林

  原标题:喂奶、分手都找警察,基层民警生存调查:派出所亟须“减负”

  近年来,基层公安机关的执法环境得到一定改善,民警保障水平日渐提升。然而,不必讳言,现实中既有“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的感恩,也有“警察了不起啊,有本事你打我试试”的不满。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社会转型时期利益诉求多元、各类矛盾交织,基层派出所面临的工作局面千头万绪、越发复杂,甚至陷入“包打天下”的困局,大量非警务活动占用警力、工作考核五花八门,许多基层民警长期处于超负荷运转和身心亚健康状态。就在记者发稿前夕的8月6日,四川仁寿县一派出所所长和一名辅警,在抓捕犯罪嫌疑人时牺牲。

  2018年07月11日16时33分,在四川省芦山县宝盛乡凤头村水田子组路段,一辆从太平往宝盛方向行驶的小车被山上滚落飞石砸中,造成车内4名人员受伤,在场群众拨打了报警电话,在热心群众将伤者转移至太平方向安全地带后,处警民(辅)警随即赶到,民警发现现场一名伤者情况较为严重需尽快送至芦山县医院救治,面对随时落石的险情,驾驶车辆的辅警无所顾忌,驾车冲过飞石区!顺利将四名伤者送至医院治疗,目前四人暂无生命危险。

  “万能派出所”:清理小广告、驱赶流浪狗……

  “警察同志,我儿子把钥匙带走了,你过来给我开下门!”

  “110吗?我女朋友要跟我分手,你们能帮我劝劝她吗?”

  “我儿媳妇不好好给孩子喂奶,这事警察得管管!你们快过来!”

  这是半月谈记者近日在一些派出所蹲点调研时,听到的令人啼笑皆非的接处警记录。对处在社会最基层和矛盾第一线的派出所民警而言,这只是他们工作时所遇到困惑中的一部分。

  “群众对公安机关的心理需求相当高,这份信任让我们欣慰,但一些诉求也让人哭笑不得。”四川成都市主城区一派出所的社区民警说。即便是面对这些五花八门的报警需求,多数情况下民警依然会第一时间处警。

  多位受访民警表示,“头顶国徽、臂挂盾牌”的责任,会让他们坦然乐观地面对工作中的危险与艰辛。但令他们感到苦恼的是,无效报警、大量非警务活动等牵制了本就紧张的警力资源,基层派出所越来越演变为包打天下的“万能机构”。

  “群众有困难、找民警,这是好事。但有些部门放大了这句话,为派出所增加了大量非警务活动,甚至把本由他们承担的工作也推给公安机关,影响到我们打击犯罪和维护治安的主业。”西部某市一位派出所民警举例说,当地要创建卫生城市,民警被要求全员出动上街清理小广告;创建文明城市,民警要到处驱赶流浪狗……

  “上面下面条、底下打面团”,作为基层一线单位,上级机关布置的大量工作都要靠基层派出所来落实。而一些地方文山会海回潮、材料信息过多过滥、考核名目内容繁多,也让基层民警身心俱疲。

  西北一位从警23年的农村派出所所长说,所里曾在一个月之内收到分局下发的64份文件,其中40多份是安排具体工作的。该所辖区面积2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2万余人,但仅有7名民警。“40多项都是重点工作,一个月只有30天,我们7个人不眠不休也干不完。”

派出所民警在“民生集市”上向群众发放新办理的身份证。 彭源 摄

派出所民警在“民生集市”上向群众发放新办理的身份证。 彭源 摄

  西部某市一位派出所所长告诉半月谈记者,在他所在的区,上级机关对派出所的考核门类多达70多项,破获各类案件的数量都有具体的指标要求,而有些不尽合理。

  “例如,破案数量是按月度考核的,但有些案子需要花时间去经营、深挖。迫于考核压力,民警就只能去办理一些小案、现案,无暇办理大案。”这位所长苦笑说,这种考核是“月月都要麦子黄、月月都要粮进仓”。有的地方向被行政拘留、羁押的人员征求满意度,一位民警反问:我抓了他,他能对我多满意?

  更令民警忧心的是,在一些地方,执法环境局部恶化,一些自媒体对涉警事件的歪曲报道等,加剧了少数群众对公安工作的误解,让民警流汗又流泪。

  西部一地级市公安局法制支队民警说,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该市发生暴力抗法和侵害民警权益的行政案件88起、刑事案件15起。许多民警在正常执法时,都遭遇过推搡、辱骂、恐吓甚至暴力抗法行为。有民警说,自己在执法中曾被人打伤,对方却高喊“警察打人了”,少数群众围观起哄,他感到非常寒心。

  长期超负荷运转,最怕夜里电话响

  入伏以来,武汉连续多日高温。武汉火车站派出所民警罗居奇正在站内巡逻。手铐、警棍、急救包、执法记录仪、通讯电台……他背负着六七斤重的警用装备,警服完全湿透。随身携带的计步设备显示,他当天已步行超过两万步。

  “每天5点多钟D5930始发,铁路公安已开始执勤。每晚11点44分最后一趟D5925抵达,站区内依旧警灯闪烁。”武汉站客运值班员肖功峰说,守护安全,他们不知疲倦。

  在陕西省兴平市,西吴派出所副所长张荣国已经3天没有回家了。这是他7月18日的工作安排:早上6时起床,6时50分开会布置工作,7时50分和同事出门办案,回来后接待群众来访。中午无暇休息,下午赶赴犯罪嫌疑人家中发放逮捕通知书,之后进村采集信息,回所后和同事分析案情……18时接班后,张荣国还要在岗位上再值守24小时,随时准备接处警。

  “每年我有200多天在所里住,一有案子就没日没夜。3岁的孩子只能托付给老人带。”提及家人,张荣国一脸愧疚。

喂奶分手都找警察 基层民警亟须“减负”

  武汉铁路公安处乌龙泉东所民警冒酷暑巡查后进行“降温处理”。 胡金力摄

  四川省眉山市象耳派出所副所长杨柳从警10年两次因公负伤,是一位揣着残疾证坚持在一线办案的刑警。他今年33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很多。“办一个案子,从犯罪嫌疑人的抓捕到羁押,根本没有时间休息。”杨柳说,一个月里他能陪小孩的时间不到两天,这也是他作为父亲最大的遗憾。

  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由于常年处在打击犯罪、调处矛盾和服务群众的第一线,精神紧张、工作压力大,超负荷运转已是许多基层派出所民警的工作常态。